新浪首页 > 科技时代 >  正文 返回 打印

中国电子商务:生态环境政治的过去与未来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11月07日 18:43 中国电子商务

  追求更高的生产力和效率与环境相冲突这一点有目共睹。我们被告知,我们将被迫在繁荣与生存之间作出选择。但这场冲突是可以避免的

  安德鲁芬博格@文

  粗略来说,生态环境政治开始于美国上世纪60年代。现在很难想象当时环境问题存在的争议状况,但是直到最近不久前,否认问题的严重还依旧是常态而非例外。发展带来的不尽人意的副作用被普遍忽视。大部分人以为空气和河流有能力吸收无穷的废物垃圾。石油在美国相对廉价,美国工业能源浪费十分严重。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在1960发展成为上空笼罩洛杉矶等大城市的浓雾,扩散至海峡中西部核武器试验的放射性辐射尘,污染农产品农药等问题。

  瑞琪卡森1962年出版的畅销书《寂静的春天》,是环境论出现的第一个转折点。卡森指出,人类与自然是相互依存的。很大程度上由于她的这部书中的言论,DDT的使用最终得到遏制。但卡森在该书出版两年后死于癌症,并被大众视作一个歇斯底里、敌视环境制度的女人。

  直到七十年代,环保才成了体面的政治问题并得到广泛支持。1970年4月22日第一届地球日是第二个转折点。主张环保的阵容庞大的示威得到了华盛顿的积极响应,尼克松总统和其他政治领导人的支持性的正面演说即是例证。之后通过主要法律的通过,环境保护很快成为美国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美国,一切政治活动都是在激烈的思想辩论背景下发生的。两种主要观点的推进都依赖于对环境的科学评论。一个观点是,人口的激增被指责引发了相应的环境问题。保罗艾氏1968年的畅销书《人口爆炸》预测在未来数十年之内将有的大规模饥荒,这一马尔萨斯倾向不久又加入了有限的经济增长主张。罗马俱乐部在其1972年发表的著名研究《增长的限定》中指出, 工业文明自身很快就会消耗掉其天然基础,走向崩溃。这些评论家关注食品和资源稀缺。在其最极端的版本中,甚至其主张通过饥饿来使世界人口回到可持续的水平。

  这些人口控制的早期主张者很多都信奉强制性的方法,他们认为那些如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都必须由法律制裁作为后盾。还有一些人设想通过富国及暂停粮食援助来强制穷国执行这类政策。他们不信赖通过人口统计学的过渡方法,即降低出生率的同时改善医疗保健、教育、城市化,尽管事实上这一方法是可以实现的。最后由于人口增长速度减慢了,粮食供应却同时增加了,资源限制也并未出现。这种看法不再热门,但仍然有它的支持者。

  另一观点认为,技术是环境问题的罪魁祸首,重点是污染问题,并且他们提出重新设计技术使其与环境相协调。这一立场受到生物学家兼社会主义者巴瑞的有效倡导,1971年他题为《结束的循环》的畅销书称资本主义经济和生态圈格格不入。其著名的生态学规律说指出:万物必须各得其所。争取更高利润的斗争正在以牺牲地球为代价。为了节省垃圾处理的成本,大气和水被严重污染。最终,他认为,具有环保意识的政府应该介入技术创新和发展,保证其走向完善并最终解决环境问题。

  这一观点的经济基础是:追求私人利润和保全公众物品之间的分裂。人类福利包含私人和公共物品,资本主义狭隘地侧重于私人方面。利润增加的一个方法是把公共资源变成私人资源,例如通过从政府获取廉价土地或矿物开采权,在公共土地倾倒废物,污染空气和水。这两种情况都是公共资源无偿资助私人经营赚钱,免费自然资源转化为私人牟利的来源削弱了整体社会福利,造成必须支付的自然欠债。巴瑞称可供开发的公共产品是有限的,取用它们破坏了社会生活的基本条件。生态平衡的重要性超过经济利益,作为一个整体,它的所有方面都有助于维持生命。生态系统的破坏无疑会产生灾难性后果。

  巴瑞的观点近年来一直被遗忘。苏联瓦解后,自由市场的思想受到很大的推动。现在更是很少人会支持政府控制经济。然而,无可否认,法律强制规范标准例如空气质量,可谓环保运动的主要成就。政府调控没有导致社会贫困,反而像巴瑞预测的那样,成为激励创新的动力之源。

  巴瑞希望工人运动会成为保护环境的活跃力量。工人工作时遭受污染侵害由来已久,早在公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以前就深知污染的后果。巴瑞以为工人可以成为倡导环境,保护自身和家人健康的力量。他认为这将导致在美国的社会主义复兴运动。一些美国工会的确与环境运动结盟,但事实上许多工人都害怕失去工作,转而支持污染行业及其做法。

  不过,巴瑞关于集中趋势的重要观点被延续到了今天。他呼吁工人运动成为环保运动的社会基础,因为它有积极的斗争历史、组织和智力资源来促成对这些问题的政治解决。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缺乏组织的群体所揭发的具体弊端引发了公众的注意。这些集团通常是居住在一个污染工厂附近的居民,担心污染河流,或湖泊运动协会会员,或是居住在堆放有毒废料附近的黑人运动的支持者。他们通过向科学家阐明问题获取帮助,他们把法庭和政府负责人听证会当作讲坛并最终获得了公众舆论的支持。经过许多小斗争,意义深远的保护环境的法案得以通过。这样,环保确实成为了与商业利益对立的公众政治运动。

  另一个重点是关乎技术的。巴瑞是早期提倡使产业技术变革主张符合生态极限的人之一。当时,技术决定论被广泛认同。对大多数人而言,追求更高的生产力和效率与环境相冲突这一点有目共睹。我们被告知,我们将被迫在繁荣和生存之间作出选择。巴瑞认为这场冲突是可以避免的。方法是重新设计技术形势,以提供与环境相协调的繁荣。今天,技术决定论已不再是普遍认同的观点。

  巴瑞的论点现在可以从大量工业科技实践和关于技术的理论研究中汲取力量。环境政治已经出现了技术政治。这是其它国家可以借鉴的历史。

 

 

 

http://tech.sina.com.cn/it/2006-11-07/18431225107.shtml